• 忠信服事紧紧跟随同心配搭培育后代

何金往弟兄的见证 – 「得救前与得救之后」

赞美主,我是何金往弟兄,我现在要做我未得救时与得救之后的见证。我是出生在一个大家庭,我有十五个兄弟姐妹,我九岁的时候,我们全家般来古晋,刚刚出来的时候,我没有遇见过主,当我十岁的时候,我哥哥和我,就有弟兄姐妹开始接触我们,就是几乎每一天我们放学,都会有弟兄姐妹来接我们放学,把我带到会所,那时候我们的会所是在老鼠园。因为那时候旁晚,弟兄姐妹他们都会来在一起,有唱诗歌祷告享受主,我就和哥哥在会所外面玩耍。虽然很常与弟兄姐妹相处,但是我一直都没有接受主。因着我的家庭背景,就是我的父亲,在他十三岁的时候,父亲的舅舅就把他从中国大陆带到Sibu乡下的“百花和”割树胶,修理脚踏车,那时候的生活环境是很幸苦的。后来他成家,生了12个儿女就开始搬到Sibu巴杀的“厦门街”学盖房子,那个房子就是我们的家,当我9岁的时候,就搬来古晋,这一路环境是很艰难的,从小父亲就教导我们赚钱最重要,所以我也只读到初一就出来跟着我父亲一起学怎么盖房子。因此,我认识的字也不多。另外,我的家一直都是有拜祖先的,每到节日的时候,我妈妈都会煮东西放在门口祭拜祖先。一切的转变,就在我妹妹他们也开始上幼儿园的时候,慢慢她们就开始参加主日学,因为她们是在卫理公会上幼儿园,所以就参加学校里面有的主日学。那时候每到主日都有牧师来载她们去主日学,直到她们十二岁的时候就一个个去信主。在我未得救的时候,我家里就陆陆续续的有三个妹妹信主,后来大姐三姐也信主。妹妹她们向我传福音,大约十年的时间,我都坚决不信。每到圣诞节,我的妹妹们都会邀约父母亲,兄弟姐妹去参加圣诞节的活动,我们都坚持不去。因为我一直都有一个观念,就是父亲所教导我们的,信主是有钱人才能去信的,他对我们说:赚钱是最重要。所以我跟着父亲一起做建筑,都是一直做夜工,礼拜天也会去做工。到了十八歲開始會騎電單車,就會去肯亞蘭巴殺,在我那個时代,肯亞蘭巴殺很流行“茅山法師”,在那裏賣符頭,說會保平安,說發生事情的時候,它會救我,他的臉會顯出來。這是我還未得救的時候,會去求外面的平安,也會去看相也就是算命,算命的叫我買一個像帶在身上,會保我順順利利。二十岁之后也有一个坏习惯,一有空的时间,我就会看连续剧,还会追戏。有时候也会去买万字票。

当我二十三岁的时候,自己就出来承包工作,那时候的工作,就是维修产里面损坏的东西,很多时候都是做到凌晨,礼拜天也是做工,那时候的我,觉得我要成功,只能靠自己的努力,我并不相信主能帮助我。

后来,当我二十五岁的时候,看见大哥身上有一个大改变,我的大哥,原本是每天都会去神庙求神,因着孩子一个个生病,一个好了另外一个又生病,他自己身上也有一个怪病,我大哥因着身上的病,常常去庙里,带着孩子们的衣服枕头去神庙里盖印章,烧斧头来喝。后来他身上的病,就去看医生,中医是我们中间的弟兄,西医也是我们中间的弟兄,医生看了之后都查不出他的病。我的大哥是做建筑的,刚好那时候,也是帮我们中间的弟兄盖屋子,所以三个弟兄都告诉他,没有人能医得好你的病,只有主耶稣,才能医治你的病。

所以,他在1989年,12月,24号,他就被邀约去听福音。听了之后,心里受感动,所以他愿意接受主,受浸归入主的名里。他从水里上来的时候,他的眼睛就明亮了,所以他就很喜乐。 他得救之后,也会把主日早上的时间分别出来,去参加主日早上的擘饼聚会,下午还是去做工。后来他发现他的病也得医治。他就开始向我做他得救的见证。

所以90年,12月24号,他就请我到会所听福音,听了我很被感动,可是我没有立刻受浸。回家之后,整夜都睡不着,心思里,只是想到弟兄们,所传的福音。25号晚上,我再次去听福音,在福音信息裡,聽到主才是我真正的需要,就如大本詩歌723首副歌所說:

需要耶穌!需要耶穌!
人人都需要耶穌!
要脫罪擔需要主,
要得平安需要主,
要免沉淪得永生,
你需要耶穌!

我再次的被感动,所以我就受浸了,接受主了。

我得救之后,我就把我的符和像丟掉,我相信這位主耶穌,才是帶給我真正的平安。就过着正常的召会生活,在这个过程中,我父亲就反对,说我们的召会,是有钱人召会,你怎么可以去那边做礼拜。 每当我去聚会回来的时候,他就向我发脾气。我大哥就跟我父亲说,其他孩子去夜店喝酒,你都没有骂他,这个孩子去聚会,你就骂,所以父亲就安静下来。儘管如此,我還是願意把我的時間分別出來歸給主。

工作方面,我就放弃承包维理工厂的工作,转换变成开始帮人装修屋子。我把週二週五週六晚上和主日的時間分別歸給主,主日下午還去會所做園藝。那時候召會生活就很甜美。为了能读懂主的话,弟兄们很乐意花时间教我读圣经,每天早上一个一个字陪着我读。我也在过程中,认识了很多字,能读圣经。得救后不久,父親朋友有一場做码头的工,要孩子们去做,后来父亲就问我,我想到这场工,要看退潮涨潮,父親要我做,我說不要,因為接了就會攔阻我的召會生活。所以,父親就罵我,實在笨,不是每一次都有這樣的賺錢機會。當你一天沒有食物吃的時候,天上不會掉下錢給你,但是我還是不聽,我還是覺得召會生活比工作重要。全是因著主的愛。雖然工作一天很疲累,來到聚會中,唱詩歌,裡面就充滿了活力。我也一直這樣操練直到今天。

主向我说了在腓立比书四章4~6节。你们要在主里常常喜乐,我再说,你们要喜乐。当叫众人知道你们的谦让宜人。主是近的,应当一无挂虑,只要凡事借着祷告,祈求,带着感谢,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;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,必在基督耶稣里,保卫你们的心怀意念。

我也就开始为父母祷告,正如使徒行传十六章31节所说:当信靠主耶稣,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。 后来我也成家了,就在我家大女儿出生那一年,我父亲也生病中风,之后有一班年长的弟兄姐妹,每星期五,就在我父亲家有小排。后来我父母也愿意接受主,后来也受浸了。得救之后,我母亲也告诉公公婆婆,我们已经信主了,之后的节日就都不会再煮东西祭拜你们 。父母受浸之后,我哥哥们也陆陆续续得救,还有我四姐四姐夫甚至是他们的孩子,也都一个个相信主。我二姐的孩子们都信主,女婿也信主。还有我三哥四哥小弟弟媳孩子们都受浸归入主的名。感谢主,前年八月,我的五姐也信主了。我能做见证,从1992年开始成家到今天,有29年,看见主在我身上有许多的变化,在这个过程中,虽然有很多的环境,有很多的难处,工作上的难处,我也就很软弱,有挂虑,但是主对我说,我的恩典够你用,因为我的能力,是要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,这一句话也是在哥林多后书十二章9节。慢慢我也开始主观地经历到主,也会体恤到别人的难处和软弱。信主之后就改变我的思想,有一次,大女儿大概十八岁的时候就问我,我们家这一路是如何在环境中走过来的,在我女儿眼中看为艰难的环境,我又是如何能胜过。我还记得,我跟她说,就连我们所面对的一切环境,都是在主的允许之下发生的,就是要我们在环境中更经历和赢得基督。尤其是在家庭生活,就像我前面所说的,我自己从小在一个传统的家庭长大,父亲是很大男人主义的,父亲是一家之主,但是今天我认识到,我家的主是这位我所信靠的主耶稣。所以我信主之后,这一切就有所改变,这对我的家庭也是一件美好的事,叫我知道如何与太太相处,也知道如何与孩子们建立良好的家庭关系,我们也从圣经中学习,父母与儿女,儿女与父母之间的相处 ,他们成长的过程中,我也与我的太太教导孩子也在环境中学习依靠主。感谢主,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,有一班大学生常来我家,与他们一同成长。所以,我信主直到今天,都在过召会生活,与弟兄姐妹相调在一起,每早晨来到主的面前享受主的话。

感謝主,主耶穌愛你們 。

(何金往弟兄)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