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忠信服事紧紧跟随同心配搭培育后代

撒母耳記介言

我们读圣经这本书中之书时,需要清楚看见,它不是一本道理的书。严格说来,圣经甚至也不是一本真理的书。那么,圣经到底是什么?圣经乃是神圣的启示。希腊文里的‘启示’一辞,原文意揭开遮盖、隐藏的事物。圣经完全是神对于祂自己、宇宙和人类的启示。我越研读圣经,就越深信圣经不是人写的,乃是神写的。圣经里有许多话,只有神才说得出来。 

要明白圣经这神圣的启示,我们需要智慧的灵,使我们能认识;也需要启示的灵,使我们能看见。这就是为什么保罗祷告,求‘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,荣耀的父’,赐给我们‘智慧和启示的灵’。(弗一17。)这指明我们需要神圣的智慧,以明白神圣的启示。天然人的头脑和一般人类的知识,无法领略神的启示。为这缘故,我们需要灵。感谢神,祂为我们造了这样一个器官!约伯记三十二章八节上半说,‘在人里面有灵。’神特别为我们造了灵,使我们能彀认识祂。今天我们需要智慧和启示的灵,好认识并看见遮盖、隐藏的事物。

我们必须承认,我们不认识圣经。惟有经过过程并终极完成的三一神认识圣经。我们越看见这个,就越会祷告:‘主阿,我们需要你,我们需要你的怜悯和祝福。主,我们需要你这灵和这话,否则我们可能一再读圣经,却仍一无所知。’

圣经作为神圣的启示,是启示神永远的经纶,这个经纶乃是为着一个特别的人位-基督。基督从永远里就是神自己,但有一天祂成为人。祂是完整的神,也是完全的人;因此祂称为神人。我们只能在基督里看见神,离了基督或在基督之外就看不见神。同样的,只有在基督里才有真正的人性。离了基督,我们看不见真实、实在、真正的人。

基督来是遵行父的旨意,(约六38,四34,五30,)以完成神的经纶。祂在地上生活,尝尽了人生的各方面。然后祂上到十字架,完成了包罗万有的死。三天后,祂在人性里复活;藉着复活,祂把祂的人性带到神性里,使祂的人性成为神儿子的一部分。(罗一3~4。)这样,祂成了神的长子,并且重生我们作神的众子。(罗八29,彼前一3。)

祂是神成为人;我们是人,要在生命和性情上(不是在神格上)成为神。祂是源头,我们是产品;产品必须和源头一模一样。因此,我们这些神的儿女,(约一12,)乃是在生命和性情上(但不是在神格、神位上)与神一样。整体而言,我们乃是基督的身体。基督作头,我们作身体,就形成一个新人。(弗四24,西三10~11。)作为在基督里的信徒,我们都是这新人的一部分。这是关于神经纶之神圣启示大略的轮廓。

我们若没有看见这个神经纶的管治原则,就无法明白圣经。我们读圣经时,若没有这样的看见,就会误解圣经。这是为什么我在约书亚记、士师记、路得记的信息中指出,我们最重要的一件事,就是看见神的经纶。这三卷书不仅仅是历史书,更是关于神经纶之神圣启示的一部分。不仅如此,在这几卷书中有许多的豫表(即图画、描绘),给我们看见我们如何能有分于神的经纶。这个原则与撒母耳记上、下的原则是一样的。以上这几卷书都是关于神经纶之启示的一部分,包含我们如何有分于神经纶的图画。

为着撒母耳记上、下的生命读经,我们需要有智慧和启示的灵,来看见这两卷书所启示的。在撒母耳记上、下有四个主要人物-以利、撒母耳、扫罗和大卫。在这里我要简短的说到他们这几个人。关于这几个人,最重要的点可用下面四句话来表达,这也是撒母耳记上、下的摘要:

一 以利在百姓堕落中的失败,带进了那陈腐之祭司职分的衰微。

二 撒母耳在拿细耳愿中的职事,结束了士师职分;而带进了那作神出口的申言者职分,并那为着神行政的君王职分。

三 扫罗肉体的生活,侮辱了在神行政中的君王职分,而使他失去这职分。

四 大卫敬虔的生活,使他获得了那在神经纶中的君王职分,而他的放纵,却玷污了神那圣别的君王职分。

在撒母耳记上一开始,就有一幅以利失败的图画。这失败是在以色列人堕落时发生的。以利是带进那陈腐之祭司职分之衰微的祭司。

撒母耳的职事带进了那作神出口的申言者职分,并那为着神行政的君王职分。神所命定的祭司职分该作两件事:说神的话,以及执行神的行政,就是神对祂子民行政的对付。因此,祭司一面是神的代言人,另一面是神的代表。他们说神的事,也在神的行政中代表神。因着祭司职分在以利的时代已经变得陈腐、衰微,撒母耳就被兴起,顶替了那陈腐、衰微的祭司职分。撒母耳没有失败;相反的,他在拿细耳愿中的职事,结束了士师职分,而带进那为神说话、作神出口的申言者职分,以及那为着神行政的君王职分。

我们要了解撒母耳可能有点困难,但要了解扫罗很容易,因为他和我们都犯同样的毛病。扫罗的生活是肉体的生活,我们的生活也是如此。不论我们是那一国人,我们都是扫罗。扫罗肉体的生活,侮辱、得罪了在神圣行政中的君王职分,而使他失去这职分;他使神圣行政中神的君王职分蒙羞。就某种意义说,许多信徒也作同样的事,以致失去他们的君王职分。

大卫与扫罗是一个对比。扫罗的生活是肉体的生活,但大卫的生活是敬虔的生活。‘肉体’一辞指堕落的人,而‘敬虔’一辞指与神是一的人。扫罗肉体的生活,使他失去君王职分,但大卫敬虔的生活,使他获得了那在神经纶中的君王职分。然而,大卫的放纵情欲,却玷污、破坏了神那圣别的君王职分。虽然大卫没有完全失去君王职分,他却失去了其中的大部分;神祇留给他一个犹大支派。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