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忠信服事紧紧跟随同心配搭培育后代

撒母耳記結晶讀經(三)從撒母耳的歷史看屬靈的原則、生命的功課、以及聖別的警告

撒母耳屬利未支派(代上六33~38),不屬亞倫家。撒母耳不是生為祭司,乃是憑拿細耳人的願成為祭司事奉主。神的行動和祂對哈拿禱告的答應,乃是要產生一個絕對為著成全神願望之得勝的拿細耳人。神渴望祂所有的子民都是拿細耳人,絕對且徹底的成為聖別,不為著神以外的其他事物,只為著神和神的滿足-耶穌的見證,就是作見證的召會,作為基督的見證和彰顯。

在撒母耳的時候,亞倫家的祭司職分已完全墮落。神豫先看見這光景,就在祂命定亞倫家作祭司以外,作了一個補充。撒母耳就是藉著奉獻、分別、並借與而成為祭司。在不正常的光景中,就著主的行政而言,祂變窮了,需要有人自願將自己借給祂。哈拿將撒母耳交給以利之後,在禱告裏讚美神藉著祂奇妙的作為所施的救恩(撒上二1~10)。

撒母耳在老以利的監護下長大。撒母耳年幼時,在以利面前事奉耶和華,受以利教導事奉神的路。耶和華三次呼喚撒母耳;『…以利對撒母耳說,去睡罷;祂若呼喚你,你就說,耶和華阿,請說,僕人敬聽。』(三1~10),我們作主的僕人,需要維持與祂的交通,一直聽祂。我們的生命,乃是在乎主的話語;我們的工作,乃是在乎主的命令;信徒的一生,都繫於主的說話上。主的說話使我們能彀達成祂永遠經綸的目標,就是要得著新婦作祂的配偶。

撒母耳看到墮落之亞倫祭司職分的敗落。他看見神的約櫃被以色列人的長老所僭用,被非利士人擄去,以及神的榮耀離開以色列。他也看見神對以利家嚴厲的審判。神藉著撒母耳告訴以利要來的審判,是要給撒母耳難忘的印象,好在他日後的祭司事奉中,幫助他一生在對神的事奉上保持純潔。

撒母耳是轉移時代的人,將時代轉到國度連同君王職分的時代。這不僅在以色列歷史上是大事,甚至在人類歷史上也是大事。撒母耳在他成長時,神安排環境成全他,並加增他的度量,使他能為神作每一件需要的事。他轉變時代,不是藉著背叛或革命,乃是藉著神聖的啟示。他所作的每件事都是照著他所看見的(三21),他是合乎神心的人。

撒母耳不僅行事、生活並工作是照著神,他的全人和所是也是照著神。可以說撒母耳在地上就是代理的神。就如撒母耳膏掃羅和大衛作王,乃是要他永遠行在神的受膏者面前,以監督君王,觀察君王的作為。不僅如此,撒母耳認為,不為神的百姓禱告乃是得罪耶和華(十二23),因為神的選民是祂私有的珍寶和產業。雖然撒母耳在那特別的環境中,為神站住並不容易,但他顧到神的權益,因此,撒母耳是與摩西並列的(耶十五1)。摩西將律法頒賜給以色列人,而撒母耳教導百姓如何實行神國的法規、憲法、國法、慣例、方法、規條、法則(撒上十25上)。

神開始了新的時代,興起撒母耳作忠信的祭司,頂替墮落的祭司職分(二35)。祭司職分墮落後,神的說話幾乎失去了,但神藉著建立撒母耳作申言者,將祂的話供應給祂的選民。神也藉著興起撒母耳作士師,施行祂的權柄,治理祂的選民。撒母耳作為新的祭司,帶進由拔高的申言者職分所加強的君王職分。

撒母耳作為代理的神,他以五種身分供職。首先,他是拿細耳人,絕對奉獻給神,完成祂的經綸。第二,他是祭司,頂替陳腐並墮落的祭司職分,設立並建立君王。第三,他是申言者,在耶和華的言語稀少,不常有異象的時候,說神的話。第四,他是士師,頂替老舊並陳腐的祭司職分審斷百姓。第五,他是禱告的人,為神的選民禱告,使他們在神的道路上與神是一,享受神作以便以謝(幫助的石頭),使神的旨意得以成全。

【摘自:台北市召会网】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