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忠信服事紧紧跟随同心配搭培育后代

約伯記箴言傳道書(三)在舊約裏約伯所經歷神的銷毀和剝奪,遠不如在新約裏保羅所經歷的

約伯受攪擾、困惑、迷惑到了極點,因為他雖然完全、正直且純全,卻有災禍臨到他的家產和兒女,且有災病臨到他的身體。約伯咒詛自己的生日時,必然不是完全、正直的,也沒有持守他的純全,反而在他的純正上破產了。神的目的是要拆毀那在自己的完全和正直裏天然的約伯,使祂能建立一個有神的性情和屬性,得更新的約伯,好使約伯成為屬神的人,按著神的經綸由神所構成;這樣的人,就如保羅,絕不會受任何難處和問題所困惑,以致咒詛自己的生日,寧願死不願活。約伯沉緬於他美好的過去,為他悲慘的現況歎息(伯二九1~三十31),並且堅持,甚至誇耀他的正直、公義、純全與完全(二七1~7,三一1~40)。

約伯藉著八次對他三個朋友的講話,暴露了自己是自義的:在名義上承認神,卻不是在實際裏。約伯和他的朋友們都不知道神對付約伯的目的,如使徒保羅向新約信徒所宣告的,就是信徒所受的苦楚是要為他們成就永遠重大的榮耀,就是榮耀的神作他們榮耀的分,給他們得著並享受,直到永遠(林後四17)。

約伯和他的朋友們若花時間在謙卑的靈裏尋求神,並在禱告裏操練他們的靈,神就可能給他們看見在基督裏得重生、變化並榮化的聖徒,與天然的人無分無關,也不需要用天然人的美德建立自己。這屬天的異象會拯救他們,免去他們在約伯記三十五章經文裏浪費時間、加添痛苦、並虛空的辯論。這些經文乃是一群瞎眼的人在黑暗中摸索的記載;他們談論神,也說到他們的靈,但在他們三回長篇的辯論中,他們運用他們的心思,而沒有運用靈為約伯禱告並彼此交通,好叫他們都能摸著神,得著神作他們的生命、光和屬靈的供應。

在舊約裏約伯所經歷神的銷毀和剝奪,遠不如在新約裏保羅所經歷的(提前一16)。天天時時,約伯一直被銷毀,他並不喜樂,但在新約裏,神的銷毀和剝奪成為可喜悅的事;自保羅信主那天起,他就是一個在神的銷毀和剝奪之下主裏的囚犯,但他滿了喜樂和歡樂。保羅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;藉著了結和新生的起頭而再生,就是重生時就釘了十字架。我們就像保羅一樣,在重生時已經被釘十字架,目的是從那時起,不再是我們活著,乃是基督在我們裏面活著。現今我們基督徒的生活是藉死而活;藉死而活乃是背十字架的正確意義。

保羅在經歷神的銷毀和剝奪時,四面受壓,卻不被困住;打倒了,卻不至滅亡。保羅沒有咒詛自己的生日,也沒有說寧願死,不願生;相反的,經過許多考量後,保羅說,他寧願活著,為使聖徒得到信仰上的進步和喜樂。當保羅為基督的緣故受困苦時,他是喜悅快樂的,甚至為著他的經歷而在主裏喜樂。

保羅要認識基督、並祂復活的大能、以及同祂受苦的交通,好模成基督的死;他以基督的死作他生活的模子,模成基督的死是他極大的喜悅。保羅藉著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,無論是生,是死,都藉著活基督而顯大基督;當神造人時,祂要人過的就是這種生活。保羅說,他身體上常帶著耶穌的治死,殺死,常為耶穌被交於死,使耶穌的生命,在他那必死的肉身上顯明出來。當我們在主死的殺死之下,祂復活的生命就藉著我們分賜到別人裏面。保羅在經歷神的銷毀和剝奪時,他認為他的苦楚是短暫輕微的;我們不需要在意我們的苦楚,倒需要關切我們被變化,從一種程度的榮耀到另一種程度的榮耀,藉此神這重大的榮耀就在我們裏面加增。神要我們更多得著祂,這纔是真正重要的事(徒七2,林後三18,西二19)。

【摘自:台北市召会网】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