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忠信服事紧紧跟随同心配搭培育后代

我们是什么

我们是什么?

神永远的经纶

一九三四年的一月底,倪柝声在哈同路会所,带领第三次的得胜聚会。聚会的信息,在半个世纪后的今天,读起来仍然叫人觉得扎心。当时,主向着祂的众儿女,启示出基督乃是神的中心,也是神的普及,以及神的得胜者。在那几篇发人省心的信息中,倪柝声回答了一个棘手的问题:“你们是什么?”他说,这件事我们在过去没有多说,因为说这话叫人觉得极其难为情,所以我们一直不愿意多提。但是我们不说,别人却常常问:“你们是什么?”

他又说,我们并不是什么;我们既非一个新的公会,也非一个新的宗派,或是一个新的运动、新的组织。我们在这里,不是加入了某一个新的派别,也不是创立一个新的派别。若非因为神给我们一个特别的呼召、特别的托付,我们并没有在这里存在的必要。我们之所以在这里,乃是因着神给了我们一个特别的呼召。这个特别的呼召,乃是呼召神的儿女,回到神中心的、永远的旨意里。也就是回到现今的真理里,作耶稣的见证。

一九二八年,主藉着倪柝声第一次说到,神永远的旨意。半个世纪后,到了一九八四年,李常受开始用“神永远的经纶”这个词,进一步地阐明神永远的旨意。就是经过过程,并终极完成之三一神,在祂神圣的三一里,将祂自己分赐到蒙拣选的、救赎、重生的信徒里面,作他们的生命和生命的供应,使他们成为祂团体的彰显,至终要完成于新耶路撒冷,一个宇宙神人的联结、调和与合并。

亲爱的弟兄姊妹,这是神永远的旨意,是神永远的经纶,这也正是神在地上的托付。自从神的心意被祂的仇敌破坏之后,神就开始祂恢复的工作,这个恢复主要有两项内容:一项是真理的恢复,对基督的身位和工作的认识;另一项就是召会生活实行的恢复,把基督的身体建造起来。换句话说,主的恢复就是圣经真理和召会生活的恢复。

累积的真理

所有的真理,都记载在圣经里;没有一项真理,不是出于圣经。可惜,因着撒旦的阻挠、欺骗和破坏,加上人的愚昧、不忠心和不顺服,许多真理都被隐藏了起来。真理虽然都在,人却看不见、摸不着,直到神看为时候满足,就在某一个时期,重新释放了某一些真理。就如在历经近十个世纪漫长的黑暗时期后,到了第十六世纪,神不能再继续容忍罗马教堕落的情形,因此祂藉着马丁路德带进改教。路德被神兴起看见亮光,主张回到圣经的真理,恢复罗马书中的“因信称义”的真理。“惟独圣经、惟独信心、惟独恩典”,是路德特别的恢复。这是神在祂恢复的工作里,一个很重要的步骤。当时还有约翰-喀尔文(John Calvin,又译约翰-加尔文),他看见信徒得救,是照着神的预定。

到了十七世纪,有一班属灵的人被兴起来,他们恨恶仪文,重视属灵的实际。其中有莫利诺斯(Molinos)、盖恩夫人、芬乃伦(Fenelon)等,他们看见十字架、舍己,以及与神旨意联合的真理。十八世纪开始,在英国发生了一个大复兴,约翰-卫斯理和查尔斯-卫斯理,这两兄弟被神兴起。他们追求敬虔、圣洁的生活,并且非常重视福音的传扬,和真理的追求。同时期,主藉着新生铎夫(Nikolaus Ludwig von Zinzendorf und Pottendorf)带进恢复的一大往前。因着许多从各地逃亡、避难的基督徒住在一起,结果产生了很强的召会生活,见证出非拉铁非的光景。就是摩尔维亚弟兄们,他们中间每一百人,就有八十五个是出外传福音的。

到了十九世纪,可以说复兴是前所未有的。一八二七年开始,在爱尔兰有一班人,不满宗派林立的分裂和死沉的情形,纷纷离开所属的团体,一同聚集。他们不愿意用任何的名称,所以自称“弟兄会”。此外,他们也觉得应该照着林前书十四章的原则聚会。这个恢复,吸引了许多清心爱主的人。接着有许多主使用的弟兄们,带领我们认识宗派组织的错误,认识基督的身体只有一个,召会不应由人意组织而成,只应直接由圣灵带领。不仅如此,对圣经中千年国度,被提的问题,以及但以理书、启示录的预言,和旧约的各种预表,都有很清楚的看见。其中有许多弟兄是我们所熟悉的,如达秘、开雷、马金多、牛顿等。那时期,在解经上有杰出贡献的,还有郭维德、潘汤。除此之外,在美国著名的宣信、戈登等人,也带来相当大的属灵影响力。在这同时,还有一班人被兴起来,他们着重内里的生命,看见人是因奉献而成圣,如史密斯和哈拿-史密斯(Hannah Whitall Smith,即史密斯夫人,《基督徒喜乐的秘诀》的作者)。此外还有慕安得烈,他对基督的灵有特别的认识和经历。他们起来接续了前两百年天主教中盖恩夫人等所传舍己的真理。并且开始在德国、英国等地,每年召集大会,这些集会就是开西大会的起头。

神真理的发现,乃是越来越进步,越来越完全的。到十九世纪末,差不多所有基要的真理,都渐渐被恢复了。到二十世纪初,发生了两件大事:第一件乃是一九零零年中国拳匪之乱,许多基督徒殉道。西方来华的传教士,用他们的鲜血,洒在中国这块古老的土地上,日后结实百倍千倍百万倍;第二件就是一九零四年间,英国威尔斯的大复兴。因着复兴,带进召会迫切的祷告生活。有些地方全城的人都得救了,以至再也没有可以传福音的对象。

主的恢复

亲爱的弟兄姊妹,这就是主的恢复。主在时间里,将因着人的愚昧和不忠心,因着撒旦的阻挠和破坏,所失去的,一项一项地都恢复了。今天,这千百年来所积蓄起来,主藉着无数的古圣先贤,用他们的生命、用他们的鲜血所写下来、所恢复的一切真理,乃是今天真理的根基。这就是我们手中累积的启示。

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主恢复工作的手,竟然在二十世纪初临到了福音之门渐次敞开的中国。主按着祂在永远中的定旨,兴起了祂的仆人倪柝声。从一九二零年开始,主藉倪柝声释放了许多关乎救恩、国度、召会、十字架,以及基督作生命等真理。到了一九二七年,倪柝声更深地说到十字架主观的工作,看见十字架不仅有死的一面的真理,更有复活一面的事实。一九二八年二月,倪柝声开始提到神永远旨意的事。到了一九三四年,他认识了神一切的中心都在基督身上,基督乃是神的中心,也是神的普及。同时,他也看见了地方召会的界限,乃是以召会所在的城市为范围。到了一九三七年,他更看见召会的立场,这比地方的界限更往前一步。从一九三九年到一九四二年,他一再论到基督身体的异象,试图帮助基督徒看见身体,不仅是在道理上的,更是在实行上的。一九四二年到一九四八年间,倪柝声受了许多苦,藉此他看见神主宰的安排环境,以圣灵的管治,破碎我们外面的人,为将神圣的成分重组在我们里面。至此,主不仅藉着祂的仆人倪柝声恢复了对这些真理的认识,也在实行和经历上有许多见证。

总括地说,主藉倪柝声所恢复的,不仅是为着中国,更是为着全地。以后,主兴起倪柝声的同工李常受,承继他的职事。这份职事所带给主恢复的丰富,可说是不胜牧举。例如:吃喝享受主、呼求主名、祷读主话、对灵的认识和操练、召会是一个新人、身体的基督、经过过程并终极完成的三一神、三一神的分赐、神新约的经纶、新耶路撒冷等等。此外,自一九七四年起,主藉着李常受向祂的恢复,细腻地揭开祂话语中的丰富。经过二十二年的时间,到了一九九五年,一千九百八十四篇的生命读经,把两千年来所有累积的真理,以生命为路线,以神的经纶为观点,完整地交在所有爱慕祂话语的人手中。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日的晚上,李常受向着各地来参加华语特会的圣徒们说:“祂是神,怎样有了我们人性;我们是人,也照样有了祂的神性。所以这二者,搞得神神人人,人人神神。是神,却有人性;是人,却有神性。祂就藉着这二性二命,把祂和人调在一起。为要祂那个神圣的生命,能藉着人性活在人中间;也是为着祂所救赎的人,这些人能有祂的神性,在祂的神性里,把祂所复活的、拔高的那个人性,活出神的形状来。那你想想看这是什么?这是最终把神人二者弄得一样,调和在一起,并且是建造在一起。神把祂自己藉着刚才说的这一套,把祂自己建造在人里面,也把人建造在祂里面。使祂成了这一个构造,有祂作里头的来源、元素和素质,就是内在的成分。并且使祂所救赎的人,在祂这个来源、元素和素质内在的成分里头,建造在一起,成了祂这个架构。这就是宇宙间的一个新人,这是以弗所书四章给我们看见的。这个新人最终的完成,结果就是新耶路撒冷。”

作今日真理的见证

我们感谢神,叫我们能构上祂伟大的旨意,为此我们需要谦卑、俯伏下来,求主除去我们的天然和自己,看见我们今天的工作,不是单单传福音拯救人,帮助人属灵而已。我们的目的乃是要帮助人看见今日的真理,叫我们不做今日真理的落伍者,而能成为今日真理的见证人。首先是祂被启示出来,然后我们享受祂、经历祂,成为祂的见证。至终,我们的见证就成了祂现今的启示;祂是那包罗万有、超绝、奇妙、奥秘的一位,我们若在许多细节上经历并享受这样的一位,我们的经历就不仅能成为祂的见证,也能成为祂现今的启示。

亲爱的弟兄姊妹,我们到底是什么?我们应该是一班答应祂呼召的人。答应祂的呼召,被今日的真理构成;答应祂的呼召,过团体的神人生活;答应祂的呼召,作得胜者,成为耶稣的见证。是的,让我们起来答应祂的呼召,为今日的真理作见证,转移这个世代,把我们的主迎接回来。

《参:我们是什么 – 视频

评论已关闭